秘书室

:::

康宁改制 一叶知秋

  • 2018-10-24
  • Ruling Digital
{{Alt_title}}

执笔人:杨朝祥 佛光大学校长 


最近,康宁大学突然宣布,将依「专科以上学校及其分校分部专科部技术型高级中等学校部设立变更停办办法」第24条规定,主动向教育部申请改制回专科学校。此案若获教育部通过,康宁大学将成为国内第1所改制为专科的大学,也为国内高等教育投下一颗震撼弹。

与其说康宁大学申请改制回专科学校,不如说是康宁大学停掉大学部招生,恢复到原来的康宁医护暨管理专科学校更恰当。104年,位于台南的立德大学因经营困难,与位于台北的康宁医护暨管理专科学校合并为康宁大学,成为全台第一所分别拥有台北与台南两校区,具备五专、二专、四技、大学及研究所多种学制的大学。
然而,虽然两校合并,但却屡传危机,招生不见起色,105年起连续2年注册率不到7成,去年更停招企管、餐饮管理及资讯传播等科系,大学部学生人数仅剩1000馀人,以当前高教的生态与康宁面对的态势,此时提出改制申请,事实上是有迹可循。

受到少子化的影响,高等教育生源不足,有部分私校已不支倒地,例如永达技术学院、高凤数码内容学院、高美医专已停办,亚太创意技术学院也濒临停办。教育部去年底首度公布大专院校新生注册率,包括台湾观光学院等8校,学生人数均不到3000人、注册率未达6成,已濒临退场或转型的边缘。

面临危机的私立大学,不是请企业接手起死回生,就是放弃考试分发联招,改拚单招,各谋出路、力挽狂澜,康宁当然也不能例外,要谋适当之对策,往下改制为专科学校。虽与技专校院追求升格、改制为技术学院、科技大学的方向背道而驰,但却也是转向蓝海的一招险棋。

康宁在专科时代,是以医护为主的专科学校,招生、注册率一向亮丽,接手立德大学之后,对学校不但不是正向资产,反倒成为经营的累赘,如今壮士断腕,寻求新的生机,应是正确的方向。

尤其教育部最近已深深了解当初将专科全面改制为技术学院、科技大学之后,国内中高级技术人力出现缺口,除了允许技职院校再转型回专科学校之外,也同意技职院校可招收专科部学生。今年台北、高雄、虎尾、澎湖、南台、正修等6所科大也首度招收五专生,学生反应颇为热烈,尤其最叫座的是北科大新设智慧自动化工程科,僧多粥少,很多学生向隅,相信也给康宁的改制添增不少信心。

康宁的改制,真可谓一叶知秋,少子化浪潮的冲击已日渐严峻,当前,大学招生人数尚高达25万人,可是到117年时,99年出生的新生儿正要进入大学就读,根据国发会的推估,届时大约仅有15万的学生要进入大学就读,减少幅度约10万人,如果学校不转型退场、政府不想出更有效的策略,私立大学、甚至公立大学,都将面临生源枯竭的问题。

少子化是未来高教要面对的严肃问题,然而目前仍有部分私立大学虽已濒临退场或转型的边缘,但却以退场、转型兹事体大,教师、学生安顿困难,资产处理没有法令依据,迟迟未能研拟出具体可行的发展策略,以拖待变。此时不能如康宁大学般的壮士断腕,很快的,少子化浪潮的高峰即将来临,届时想要应变可能就为时已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