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室

:::

为升学而「服务」

  • 2018-12-28
  • Ruling Digital
{{Alt_title}}

 执笔人:杨朝祥 (佛光大学校长)

「劳动服务」在中小学行之有年,而在高职也有实习的课程,至于大学则有校外实习、社会实践等相关课程,显然的,教育不能仅关在象牙塔里,必须走出教室、走出校园,与社会互动,关怀社会、服务社会。

近年来,服务学习的热潮在各级校园中开展,不仅学校努力推动,政府亦大力推广。如教育部国教署为鼓励地方政府推动国民中小学办理服务学习,透过多元发想结合新课纲素养导向的课程设计,落实「自发、互动、共好」理念,特别订定补助国民中小学服务学习计画,而各地方政府均已列入年度教育工作计画。

服务学习与传统的劳动服务及社会服务最大不同在其有服务也有学习,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将服务学习定义为:「服务学习是以课程为基础的社区服务,它统合了课堂教学与社区服务活动,这种服务必须是配合学科或课程而安排,有清楚叙述的学习目标,有一段时间内持续地探讨社区真正需要,经由定期安排的心得报告或批判反思活动,达成学习的目的。」

美国主要的服务学习组织校园联盟定义服务学习是一种哲学、一种教学法、也是一种方案。服务学习是一种哲学,是一种强调服务者与被服务者间的「互惠」的哲学;服务学习是一种教学法,它是扎根在「经验」中,而「经验」是学习的基础,它也扎根在以「反思」为中心所设计的学习过程中;服务学习是一种方案,它强调任务的达成是在于能结合学习目标、反思与批判分析,使服务能满足人类及社区的需要。

而国教署也指出,服务学习可以发展学生正向自我概念,培养反思与批判思考能力, 使学生成为主动的学习探索者,并增进学生社会关怀、社会参与及利社会行为的能力。然而,虽然在学理上,服务学习有其崇高的理想,政府也大力的推动与推广,但在实质上却受到学生的抵制或甚至于落入为升学而服务的窘境。

以大学为例,现在几乎每个大专校院都有服务学习课程的设计,且有部分学校还将其作为毕业的必要门槛,但观其内涵,却大多要求学生负责打扫、打杂、强迫当义工,且为零学分。在许多学生的网站上,学生服务学习经常被大学生当作第一位要在校园里扫除的垃圾课程,至于在中小学的实施也不尽理想。

最近金车基金会针对高中及大专生进行问卷调查发现,服务学习的类型,以从事环境清洁高达六成五,而教育辅导与弱势服务都未达三成;至于服务的目的,超过一半的学生因学校规定而服务学习,三成五为了升学加分,为了增加人生经历或追求自己兴趣都约有三成。

与过去调查相比,青少年参与服务学习比率增加,但仍有许多学生兴趣缺缺、排斥,甚至仅因升学要加分而参与,这与服务学习的原意差距甚远,而推究其原因,最主要的是现在的年轻一代,「爸宝」「妈宝」居多,平时茶来伸手、饭来张口,接受别人的服务多,帮助别人少,哪来服务的精神;其次学生是对服务学习是为学习而服务,服务者与被服务者间是互惠的原意并没有深切的体会,另外是服务学习的内涵并未能好好的设计,尤其在大专校院未能与专业结合。

服务学习的推动造成青少年价值观的混乱,父母、师长、社会都是重要的导正推手,希望学校多点鼓励和多样安排,帮助青少年找到成就感,也让台湾再度成为富而好礼,互助谐和的社会。